受疫情影响 马来西亚取消2020吉隆坡国际马拉松赛


在白宫“战疫”的两个多月来,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时间”——“拐点”何时到来?疫情何时结束?经济何时重启?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

《华盛顿邮报》说,尽管在疫情暴发之前,福奇已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但在白宫发布会上的表现,让他成为像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和“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一样家喻户晓的人物。

向公众解释疫情该如何拿捏,福奇认为,在疫情重要信息和公众内心恐惧之间有着“微妙的平衡”。“这很难做到,因为你必须诚实。要确保你说的绝对是事实,不要隐瞒数据。”

79岁的福西身材不高、瘦削,说话声音沙哑。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后,双手交叉胸前是这位免疫学家的习惯性动作。

左一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中国商务部一级巡视员江帆5日表示,中国不会忘记在抗击疫情之初,许多国家对我们施以援手。因此在中国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国外疫情加速蔓延之际,中国愿意在做好国内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对有关国家和地区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加倍回馈国际社会,因此中国没有也不会限制医疗物资出口。3M公司反驳了有关该公司没有制造更多N95口罩的批评,此举加剧了特朗普政府与美国医疗设备制造商之间的冲突。

自美国1月2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这位白宫医学专家出现在新闻镜头前的时间越来越长。白宫联席会、国会听证会、智库研讨会、电视台采访,只要与疫情有关,福奇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以至于一位国会议员打趣问他是否有一个双胞胎兄弟。

这已不是福奇第一次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站到公众面前。美国医师协会最高奖“乔治·科伯”奖2007年的颁奖词是这样介绍福西的:安东尼是一位伟大的沟通者。在一次次新发和再发传染病重大危机中,他多次出现在全国的电视屏幕上,为美国人提供自信、洞见、现实和可靠的建议。

自从一些美国议员巧立名目提出向中国“追责”后,个别国家的政客和组织也开始跟风蹭热点、博眼球。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亨利·杰克逊协会是英国反华智库。早在2017年,就有英国媒体报道称该智库被日本驻英国大使馆收买,常年致力于渲染“中国威胁论”。毛俊响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批评说,此前并未有因新发传染病而引起的国际诉讼,个别国家目前出现针对中国的声音,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甩锅”。对于印度方面提出的申诉,他说:“那不是一份严谨的法律文书,关键事实证据竟来源于媒体报道,对行为和损害因果关系的分析毫无逻辑可言。”毛俊响还强调,人权理事会没有职权在申诉案件中作出要求所涉国家赔偿受害人的实体性决定,该组织是一个政治机构而非司法机构。

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我是一名科学家,一名医生,一名公共卫生人员,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